在这里了解 "永康"

如意上上签_ 第四七一章 戾气散尽-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23 17:44 标签: 笔趣阁 如意上上签
风月无算小说如意上上签 第四七一章 戾气散尽在线阅读。
    遭此巨变,昂桃香把一切的爱都转移到外孙女昂忆荷身上,悉心的培养,昂忆荷不负众望,也同样成功的让太极阴阳蛊成为本命蛊,成为新一代蛊王。

    昂忆荷很听奶奶的话,找到个情投意合的苗人,成亲。

    十五年前生下了女儿,昂菁菁。

    却在分娩后的当夜,昂忆荷与丈夫昂潇双双失踪,没有一丝痕迹。

    昂桃香从此性情大变,过去那个如菩萨一样的蛊王昂桃香消失了,成为了一个乖戾凶狠的老妪。

    陈璞听完故事,马上把桑柔叫进来,苦笑道:“小柔,爷爷不是个简单的人啊,好像许多事情都能牵扯到他。”接着把刚刚昂菁菁的叙述跟她又说了一遍。

    桑柔也惊呆了:“这么说昂忆荷就是爷爷的女儿?而这位昂菁菁就是爷爷的外孙女?”

    昂菁菁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找到自己外祖父的养孙女,激动的道:“你们认识外祖父?他还好吗?”

    陈璞柔声道:“你外祖父叫桑河图,已经去世快两年了,若是有机会,我们带你去祭拜他。”

    昂菁菁颓然的坐下,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

    陈璞问道:“这么说来,要对付我的就是你的祖奶奶昂桃香,原因是我杀了昂空,昂空又是你什么人?”

    昂菁菁说道:“听说祖奶奶过去是个活菩萨一样的人,心肠好的不得了,收养了很多苗疆孤儿,昂空就是这些人生下的孩子,算是祖奶奶的徒孙中蛊术最精的几人之一。他们的本命蛊精血都会在祖奶奶的本命蛊中留下一份,这样他们谁身死,祖奶奶都会知道,并且能找到凶手。”

    陈璞此刻脑子飞速运转,浮现在脑海的第一个景象,就是巴彦群山中的那群养蛊人,那个枯树皮老者和那一男一女,迫不及待的问道:“你可知道你祖爷爷的样貌?或者你父母的样貌?”

    昂菁菁说道,“我不知道,我生下来就是瞎的。”

    “不,你不是天生瞎的,你的眼睛是后天造成的。”桑柔断言道。

    昂菁菁闻言浑身颤抖,激动的道:“不是的!我是天生瞎的!祖奶奶她也是可怜人,她不会这么对我的!”

    陈璞明白过来,估计就是昂桃香造成的,性格大变的昂桃香不想她家的惨事再重演,把重外孙女的眼睛弄瞎,这样她就不能离开自己寸步,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这已经到了偏执狂的地步。

    “我现在必须找到你祖奶奶,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我非常可能知道你祖爷爷和父母的下落!”陈璞急道。

    “什么?你说什么?”昂菁菁霍然起身,奔向陈璞方向,陈璞怕她跌倒,扶住她。

    “我知道你祖爷爷和父母的下落!”陈璞重复道。

    今天出乎意料的事情太多,昂菁菁有些转不过弯,沉默了半天说道:“走,带我出去,我带你去找祖奶奶!如果真的可以找到祖爷爷和爹娘,祖奶奶或许可以回到曾经的样子!”

    陈璞当机立断,决定前去,但他对这成名八十年的蛊王可是戒备的很,把范优良和江河都带上,才敢去,加上茶娜和昂菁菁,一行五人赶往信襄城的一处小客栈。

    来到二楼的一间客房,陈璞敲响了房门,听到房间内有拐杖敲击地板的声音,房门慢慢拉开,佝偻着腰身的老妪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昂菁菁,登时双眼冒火,“你出卖你的祖奶奶?你唯一的亲人?”

    没等昂菁菁说说,陈璞接口道:“老人家,不是这样的,是我发现了菁菁姑娘的耳朵上的蛊虫,我联想到许多事情,或许我能找到您那位失踪的丈夫。”

    已经准备蛊虫尽出的昂桃香闻言怔住,旋即扔掉拐杖抓住陈璞的胳膊,“你说什么?你知道昂怒的下落?”

    陈璞弯腰把昂桃香的拐杖捡起来,“走吧,咱们进去说,我既然敢来见您,就不会信口开河。”

    进入屋中,房间很小,连床带椅子,才将将巴巴的让所有人都有坐的地方,陈璞和昂桃香都坐在床边,陈璞说道:“老人家,我跟昂空之间的事情是这样的,他要用我好兄弟的妻子做炉鼎养蛊,我只能出手杀人。我只有一个条件,若我把事情说出来,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您看如何?”

    “可以,如果你说的事情真有价值,我不再找你麻烦。但若诓骗老身,你们今天谁也走不出这间屋子,三个天榜在老身面前,没有用。”昂桃香痛快的说道,还不忘要挟。

    陈璞感觉自己大意了,这老太太既然有这样的自信,当不会是胡说,若是她不认账,今天可就万事休矣!可现在已经踏入房中,没了退路,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还算不错的运气吧,没有再绕弯子,把他在巴彦群山的所见所闻,没有任何隐瞒的和盘托出。

    听罢陈璞的讲述,昂桃香留下了两行浊泪,这天底下能使用太极阴阳蛊的只有他们夫妻,还他们的外孙女,所以她可以肯定那个枯树皮一样的老者就是自己的丈夫,而那两个中年人就是自己的外孙女和外孙女婿。

    “确实是他,那蛇阵是我们一起创出的,没想到他真的做出来了。忆荷跟我的感情极深,这么多年没有音讯,也没有回来找过我,一定被那老家伙种了天傀蛊,在天傀蛊面前,地傀蛊和人傀蛊,连养料都不配做。每一种天级蛊都是天地灵物,天傀蛊可以让被种蛊人无限忠诚于施蛊人,却不影响被施蛊人的实力和智慧,除了杀掉施蛊人,没有办法解除。”昂桃香说道。

    陈璞问道:“那我就不明白了,昂忆荷夫妻,也是他的亲人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昂桃香突然站起身,怨毒的看向陈璞,又恶狠狠的看向昂菁菁,“亲人?亲人会帮着外人算计自己的祖奶奶?”

    陈璞知道现在是最紧要的时候,那太极阴阳蛊究竟有多厉害,他根本不知道,桑柔也从未听说过,若是真的打起来,得不偿失。

    “够了!”陈璞急中生智,也站起身,先声夺人的爆喝道:“你还要自欺自人多久!是你和昂怒害死你们的亲生女儿!她喜欢上了中原人又怎样?她有了中原人的孩子又如何?她就不是你们的女儿了吗?你们狭隘的思想禁锢了你们自己,也害死了你们的骨肉!你竟然还要迁怒与自己的重孙女,把她的眼睛弄瞎,就为把她拴在自己身边,你何其恶毒,你何其残忍,你枉做人祖!”

    此刻,陈璞的手心都是汗,他在赌,他这一通怒骂,如果不能当头棒喝,他们今天就有麻烦了,自己还是太冒失了,竟然落入这样被动的境地。

    昂桃香被陈璞反客为主的训斥彻底骂懵,一幕幕往事浮上心头,曾经和昂怒的浓情蜜意,成为双蛊王的无上荣耀,有了女儿的欣喜若狂,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昂怒的脾气越来越坏,自己的威势也越来越足,夫妻关系越来越不好,女儿的出走又被抓回,成了引爆所有事端的导火线。

    昂桃香颓然坐下,再没有了乖戾凶狠,佝偻的腰身已经坐不稳,需要斜靠在床头,用以支撑。

    良久昂桃香才再次开腔,“你说的对,是我和昂怒一起害死了女儿,当年我们一起遇到太极阴阳蛊,昂怒心志不坚没有能获得太极阴阳蛊的承认,是我独得了所有的蛊虫,我让母蛊成为了我的本命蛊,其他的太极阴阳蛊就听我号令,我强行命令一只成为昂怒的本命蛊,这才有了后面的双蛊王诞生。正因为这样,本来恩爱的我们才渐行渐远,昂怒在外越是被尊敬,在我面前就越压抑,直到鸾凤的事情,彻底让他离我而去。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对忆荷,恐怕和他离开苗疆后的经历有关吧。”

    昂桃香满眼的戾气消散了,那个凶戾的老太太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一朝被点醒,执念散尽,找回了自我,“菁菁,祖奶奶对不起你,你过来,祖奶奶把盲蛊给你解了。”

    昂菁菁早已经泪流满面,她做梦都想祖奶奶重新变回那个苗疆的女菩萨,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伸出双手摸向祖奶奶的方向。

    昂桃香拉住昂菁菁的手,伸出苍老的手在昂菁菁的眼睛上一抹,昂菁菁就觉得眼睛一阵清凉,昂桃香冲陈璞说道:“劳烦你取块白纱巾蒙住菁菁的眼睛,不然骤然见光会受伤。”

    陈璞看看四周,也只有昂菁菁自己身穿白裙,说了声得罪,用中吉签割断一部分裙摆,帮昂菁菁把眼睛蒙住。

    这本来再正常不过的一件小事,昂桃香却发现自己的重孙女连耳朵都红透了。

    陈璞做完这一切,看向昂桃香,他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的消除了戾气和执念。

    昂桃香此刻心念通达,百岁的阅历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一眼就看破陈璞的想法,“你放心,我不会在浑身戾气了。这要谢谢你的当头棒喝,不然我的执念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陈璞陪着笑脸,“那就好,那就好,您是不知道,我后背都湿透了。”

    “你认识鸾凤的丈夫?”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