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嫡女倾城:王爷你有毒_ 第五百一十章 赴薛府宴-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14 13:11 标签: 笔趣阁
檀书小说嫡女倾城:王爷你有毒 第五百一十章 赴薛府宴在线阅读。
    宁析月没有给宁析月选择的权力,因为担心她不同意,是以从来不在其面前自称本宫的他这次用了这个太子的身份。

    宁析月微愣,听着纳兰书一口一个本宫,眉头不禁蹙起了几分,轻轻抿了抿唇畔,却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下。

    纳兰书当真在图谋着什么吗?那她此番若是同意了去薛府,岂非有去无回?不,她不能同意,虽然能重活一世已经够幸运的了,只是华尹的危险还没有解除,她一定要看到华尹平安无事才能安心离开。

    良久过后,宁析月双眸微微扬起了几分,看着纳兰书浅浅一笑道,“纳兰太子,薛当家回来同析月有何干系,析月身体不适,今夜要休息,不能在等了,晓荷送客。”

    纳兰书微愣,想起出宫时纳兰明月说起在薛府说对的话,顿时心里明白了些许,双眸微深的看着宁析月,“此事很重要,你若想知道我皇祖母为何对你这般亲昵,甚至让明月亲近你,今晚便定要去薛府一趟。”

    小月儿是个敏感之人,只怕是因为明月说的那些话让她心存芥蒂,也罢,现在便不多做解释了,反正很快事情便要大白于天下了。

    这般想着,纳兰书不禁在心里暗暗轻笑,他家小月儿可真是聪慧过人呐!不亏是他看上的女人,封华尹那小子这回可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宁析月看着纳兰书挺住了转身的步子,那绝美的双眸微微抬起,眸光里带着几分不解,瞧纳兰书这模样到不像是骗她的,只是方才从薛府出来,又要过去,薛府那个老妖妇岂非又要讽刺一番?

    “有些事情终究得有个了解,你不也希望薛老夫人得到应由的惩罚吗?再说了本宫尤其会让你在薛府出事呢!”纳兰书见宁析月松懈了几分,继续道,那锐利的双眸她的一举一动,不放过她的任何微细的表情。

    傻丫头,若他真的另有目的,今日便不会让人火急火燎的将薛轻羽招回去了,这丫头还真是机瑾过了头。

    宁析月垂下了双眸,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纳兰书所言确实,薛轻羽不会那么巧合的正好回去,唯一的可能便是有人通知了他,而这个人只会是纳兰书派出去的。

    如此一想后,宁析月红唇勾起一丝微微的弧度,浅浅一笑看着纳兰书,“既然纳兰太子能保证析月的安全,那析月去一趟倒也不妨事,时辰到了太子让人过来传一声便是。”

    说罢,宁析月没有再理会纳兰书,转身便回了房间,此刻的她好似个周身穿着盔甲的将士,又好似隐藏于丛林间的刺猬,将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

    即便是晓荷走到其跟前无意间触碰了她一下,宁析月也觉得被吓一跳,心里的安全感越发的少了几分。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不就是回一趟薛府吗?太子殿下与我家少爷不是跟在身边吗?再说了,还有我家老爷在,不会有事的。”

    “晓荷,话虽这么说,只是,我这心里依旧忐忑不安,你去拿些新买的草药来,我配些毒药之类的带在身上。”宁析月脸色微沉,带着几分威严的道。

    自打出现了上次被逼迫跳入江中的事情后,宁析月时刻保持着警觉,生命来之不易,更何况是她这种已经活过一次的人。

    晓荷没有拒绝,小跑的去屋里将宁析月要的东西拿来了,即便是她知道其这么做是完全不需要的。

    日渐西斜,橘黄色的霞云在西方的天际招摇,将天空染成了橘黄,而那漂浮在西山之上的日头也逐渐沉了下去。

    而这次纳兰书也如约而至,只是他并没有派人过来叫宁析月过去,而是亲自过来带人了,同行的还有纳兰明月。

    本来她是不会来的,虽说她身为皇室公主,只是也不能整日往外头跑,即便是同自家皇兄一起也不成。

    只是午后时她回去同太后顾雅萱一说,顾雅萱也没有生气,只是说让她来找纳兰书,于是她便也要跟着去了,毕竟对于自家皇祖母为何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宁析月如此厚爱,她也想知道。

    宁析月对此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当自己今夜是要去狼窝里闯一闯,将下午配置的那些毒药都尽数带上了,大有一番上战场之势。

    而此刻的薛府也是张灯结彩的等着,甚至薛当家还让人张罗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而久在梧桐苑非秦芸蓉之事不会出来的薛老夫人也被请到了桌上。

    而作为薛府老夫人一族的表小姐的秦芸蓉也被安排了个位置,准备的甚是庄重了些。

    “这是怎么了?咱们府上是有什么要事吗?”薛老夫人一手拉着秦芸蓉,另一手住着拐杖,额头的皱纹蹙成了一堆。

    薛轻羽轻描淡写的看了秦芸蓉一眼,又看了看薛老夫人,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玉骨扇,微微笑了笑,“祖母,今夜咱们府上要来三个贵客,是以父亲让祖母您与表妹也出来了。”

    下午纳兰书已经派人通知了薛府,让薛府准备好,他要将薛府真正的表小姐带回来。

    原本当朝太子在府中吃饭薛府便要大肆操办一番,更何况是薛府要添位素未谋面却让薛府之人甚是观念的表小姐。

    只是这些暂时可不能告诉薛老夫人,是以便只能说是要来客人了,即便薛当家与薛母也都知道其中缘由,却也不能事先透露,这也是纳兰书的吩咐。

    薛老夫人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什么,她只待能让薛府这样操办的无非就是皇室来人了,若是能同皇室多有交道,她这把老骨头累些倒也是应该的。

    倒是旁边的秦芸蓉心中忐忑不安,嘟着嘴看着那些忙碌的奴婢,虽然她是薛府的表小姐,然不过是老夫人那边的,而薛老夫人先前不过是个普通的农家之女,因为对太后有恩才被抬了夫人。

    只是再怎么样也比不得正房嫡出,再者薛海并非她所出,是以虽说有个表小姐的身份,秦芸蓉在薛府也是异常的尴尬,也只有在薛老夫人的梧桐苑里,她才算是个表小姐。

    在外头,那些不是自己身边的丫鬟下人都不会听她的吩咐,是以平常时候她也就在梧桐苑里待着,今晚这样有皇室之人在场的宴会,她连见都没有见过。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