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诡三国_ 第1912章蹋顿授首,周瑜搏命-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1-27 18:51 标签: 笔趣阁 诡三国
马月猴年小说诡三国 第1912章蹋顿授首,周瑜搏命在线阅读。
    当城中熊熊烈火不断侵蚀着乌桓人的空间,浓厚的黑烟就像是张牙舞爪的凶兽一般,疯狂鲸吞着周边的乌桓人的时候,蹋顿状若疯狂,战刀挥动之间也是竭尽了全力,就像是一只受伤了狼一般,越是伤重,便越是癫狂。

    黄盖的长枪突然从人群当中钻出,透过混乱的人影从下而上,斜斜刺向了蹋顿的腰侧,凶猛且狠辣。

    蹋顿正在全神贯注的砍杀面前拦路的江东兵,用尽浑身解数化解迎面劈来的三把战刀,完全没有防备到一把朴实无华的铁枪悄然袭至。就在蹋顿挡开一刀,闪过一刀,再一刀迎头剁下将一个江东兵力劈马下的时候,长枪破袭而至,待蹋顿发现之时已经来不及格挡了!

    蹋顿亢奋的吼声立即化作了野兽一般的嚎叫,虽然他奋力扭转身躯企图躲避,但是长枪依旧在他腰侧划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创口,鲜血喷射而出!

    蹋顿惨嚎一声,身躯摇晃了一下,若不是迅速抱住了战马的脖颈,怕是立刻掉下了马背!

    见到蹋顿受伤,蹋顿身边的护卫也都是疯狂了起来,不惜合身扑上,用血肉撞开了周边紧紧迫来的江东兵,甚至用衣服袖子蒙上了战马的眼镜,然后用战刀砍向了自家的战马屁股,让战马也一同的疯狂的往前冲撞。

    两败俱伤的方法总算是有些奏效,乌桓人的战马凶狠的撞飞了挡在前面的几名江东兵,但是旋即也失去了平衡,斜飞着摔倒在地,后续的战马来不及收住脚,也一同被绊倒在地……

    即便是如此,也清理出一块难得的空间,负伤的蹋顿发挥出了他这一生最高的战斗水准,一边紧紧捂着腰侧,一边疯狂砍杀。

    『拦住他!』黄盖因为躲避一匹战马的冲撞,落在了后面,眼见着蹋顿即将冲出重围,不由得急的大叫起来,『拦下他!赏千金!』

    蹋顿奋力踢着战马腹部,战马吃痛,也死命的向前奔撞,一名前来拦截的江东兵首当其冲,被连人带马撞个正着,顿时就像是弹出的肉球一般抛射出去。

    蹋顿的战马,自然也是百里选一的,虽说也被撞得头破血流,痛嘶不已,但这更增加了它的疯狂,庞大身躯略微滞了一瞬,便是再度向前跃起。

    赶到了附近的周瑜在马背上坐定,看着前方疯狂的蹋顿,伸手从马侧拿出了弓箭,略做瞄准,便是激射而出!

    黎明时分,将亮未亮,箭矢在空中细小的黑影划过,破空的尖啸淹没在战场上巨大而嘈杂的搏杀之声中,没有人发现它的存在。

    等待蹋顿发现箭矢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近前!

    若是平常,蹋顿或许还能依靠在马背上的纯熟骑术马腹藏身躲避过去,但是腰间的伤导致了蹋顿整体动作的协调性,在他下意识的做出躲闪动作之时,腰上被破坏的肌肉和拉扯的伤口所带来的的巨大疼痛,使得蹋顿全身顿时一僵……

    『噗!』

    箭矢透肩而出!

    血淋淋的箭矢在蹋顿后背上露出一大截!

    蹋顿再也维持不住平衡,从战马之上抛跌而下。

    黄盖紧紧追赶而至,依旧带着血迹的枪头直扎蹋顿!

    蹋顿躲无可躲,眼睁睁地看着长枪奔向了自己,他连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枪头穿透了胸膛,一蓬鲜血飞到了半空之中。

    夜色逐渐远离,黎明已是来临。

    在蹋顿死后,乌桓人大乱,虽然说最后也并不能完全堵住疯狂向外冲击逃亡的乌桓溃兵,但是也基本上将乌桓人打残了。

    战场上江东兵的遗骸已经收敛起来,统一进行掩埋,至于乌桓人的尸体则没有人管,依旧是横七竖八的躺倒一地。

    所缴获的一部分容易携带的战利品,捆绑在了缴获的乌桓人的战马之上。部队缓缓的离开了被焚烧的云杜城,继续向前,另外寻找营地。

    云杜的伏击战,无疑是非常成功的,江东军只是以损失了六百多人,一个军候阵亡的代价,就击溃了乌桓全军,两千五百普通乌桓骑兵再加上蹋顿的三百亲卫队,整体接近三千人的骑兵阵列全数溃败。

    蹋顿战死,另外大概有一千多的骑兵死在云杜,其余的乌桓士兵逃进了附近的山林,因为散得太开了,所以也没有任何追赶的价值。

    周瑜的部队在山口驻扎下来,略作休整。

    『痛快!痛快!』虽说已经是接近深秋,但是黄盖依旧只是披着一件战袍,裸露着毛茸茸的胸怀,左手臂上打着一圈的绷带,隐隐还有些血色渗透出来。可是黄盖似乎完全不知道疼痛一般,哈哈大笑着拍着手,『这一仗打得痛快!都督妙算,引其入瓮,这些乌桓之辈,便是猪狗一般!』

    周瑜微微点头,脸上无悲无喜。

    黄盖又笑了片刻,然后慢慢的也收了笑,说道:『都督莫非还在心忧江夏?主公虽说不如大主公武勇,但是坚守一地,应是无碍……』

    周瑜微微点点头,眼神却微微动了动。

    一个人成功的时候,或者说觉得自己成功的时候,往往会得意于成功本身,甚至会觉得成功就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奋斗,而忽略了环境,亦或是他人的一些影响,潜意识里面会非常容易的就认为一切荣耀都是自己的……

    就像是很多获得了大量财富的人一样,有一些人基本上不考虑什么天时地利,也不去想什么时事造英雄,觉得所有的功勋和财富都是自己的,然后便抖将起来,浑然忘却了在他成功道路上,还有多少人的协助和努力。

    反正都他一个人的功劳,其他的么,忽略不计。

    周瑜就担心孙权会变成这样的人……

    占领江夏是一种成功,但是不代表江夏成功了,江陵就也能成功。孙权派遣程普而来,就代表着孙权有了这样的一种倾向。

    而这样的想法,是很危险的。

    傲慢是一种原罪。

    『某所虑者,非江夏,乃江东也……』周瑜缓缓的说道。

    黄盖愣了一下,『江东?都督之意是……』

    周瑜脸色凝重,说道:『若曹司空派人暗至江东,挑拨离间,允诺好处……』

    『这……』黄盖脸色也不由得一变,吸了一口凉气。

    原先黄盖还不是很理解周瑜为什么不惜舍弃了江陵的攻势,赶往江夏,现在才知道周瑜原来考虑得是如此的深远。

    江东士族和孙家的关系么,其实并不是非常牢固的上下级关系,更像是合作伙伴。既然是合作伙伴,那么随时因为利益的关系,甩掉一个然后找另外一个条件更好的,也就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曹操更给出比孙权更好的条件来么?

    答案是肯定的。

    虽然说曹司空被骠骑将军按到在地,扇了几个巴掌,但是不管怎么说,曹司空的体量还在那里,前凸后翘的很是妖娆,天子也依旧在许县。

    孙权能给的,曹操一样也能给,孙权不能给的,曹操依旧可以给。

    所以若是事态真的演变到了周瑜所说的情况,那么孙家在江东也就完了……

    江东一乱,孙家得不到支持,那么孙权和周瑜等人就都要被困在江陵江夏一带,纵然手上还有兵,还有地盘,但是很显然,失去了战略纵深和后方根据地的孙权和周瑜,便会宛如浮萍一般,随时随刻都可能枯萎凋零。

    战争,永远只有在战场之上的搏杀么?

    帐篷之中一时陷入了沉默。

    黄给瞄了周瑜一眼,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虽然获胜了,但是周瑜却没有多少开心的样子,只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说一些什么。

    周瑜默默的思索着,他相信被江夏的成功蒙蔽了双眼的孙权,一定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他也相信曹操一定也在着手在做这个事情了……

    所以,若是江东本土倒戈,那么即便周瑜真的攻下了江陵又如何?

    『孙家根基,原本就损耗极大……』周瑜缓缓的说道,『某曾谏言主公,十年生养,十年进取……主公若是戒急用忍,二十年后自然大有可为……然,主公……ε=(??ο`*)))……』

    『江夏之地,可固江东,又有铜矿,若有良机,确实是可急兵取之……』周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然取江陵何益之有?人口?钱财?纵然江陵富甲天下,一地之郡,又有几何?蚁附而攻,伤亡又是多少?更何况荆州士族繁杂,尤胜江东,主公……』

    虽然说周瑜没有说完,但是意思也是非常明显了。孙权连江东的士族都没有搞定,就急着来攻荆州,若是缓缓图之,慢慢影响还算好,非要急切的进攻,用武力来降服,然后又是一堆表面上服从背地里捣鬼的……

    这不就像是当年孙坚孙策走的老路么?

    孙权虽然说已经改变了许多,但是身上依旧是流着孙家的血啊!

    周瑜仰着头,目光似乎穿透了大帐,投向了未知的远方,心中默默的说道,『伯符兄啊,你这个兄弟啊,怕是又要恨我了……』

    ……(╬ ̄皿 ̄)=○……

    『咣!』

    曹操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上。

    『这个周公瑾!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曹操原先预估乌桓人基本不可能打的赢周瑜的,但是也至少可以将周瑜拖在江陵一段时间,但是没有想到周瑜先发制人,设下了埋伏,轻而易举的就将蹋顿击败。

    虽然说蹋顿死了,原本答应给乌桓的那些物资么自然就……

    但这个是次要的问题,曹操心中难免有些不痛快,而且现在主要还是要对付来势汹汹的周瑜。

    蹋顿战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蹋顿自身疏忽大意掉以轻心,但是也能看出周瑜计划周密,心思深沉。

    那么这个周瑜,是因为对于孙权的忠心,关切孙权的安危呢,还是说发现了自己的意图,才从江陵赶回来的?

    曹操小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一城一地的打下江夏,然后一点一点的啃江东?

    那还是曹操么?别忘了曹操是怎么拿下冀州的,以势压人,就是曹操惯用的伎俩。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曹操虽然表面上是出兵协助荆州,兵进江夏,但是实际上,曹操背后的目标大着呢,根本就不仅仅是江夏这样的一个地方!

    现在曹操面临的问题,就是出兵隔绝周瑜和孙权的汇合,还是说干脆将周瑜放进城中去,然后再围起来……

    拦截有拦截的好处,即便是不谈信息面的问题,简单以人多力量大来说,在江夏之中的兵卒越多,也就越难以控制和围攻,但是拦截也有弊端,毕竟拦截的部队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会受到两面夹击,就算是拦下来了,损失也一定非常大。

    『来人!传令!』曹操站了起来,『击鼓聚将!某倒是要会一会这个周瑜周公瑾!』

    …………

    就对于周瑜来说,保护孙权,并非是真正为了孙权本人,也不是为他自己,要做什么天下英雄,或是什么绝世枭雄之类的,领兵作战,只是为了完成孙策的托付,让江东孙家能够留存下去。

    所以,孙权喜不喜欢他,周瑜不在乎。

    孙权能不能信任他,周瑜也不在乎。

    周瑜只关心一件事情,就是孙家不能倒!

    所以当曹操列阵出来的时候,周瑜二话不说,就展开了进攻。

    双方一交锋,江东兵展示出来的冲击力,就连曹操都有些惊讶。

    曹操这一方,在双方阵列的时候,似乎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所以气势也是不差,再加上一开始的时候周瑜的阵型不是非常好,所以初期交战的时候,周瑜手下兵马还吃了一些亏,看着不能一举冲垮曹军的阵型,便往两翼扯开,且战且退。

    见周瑜前锋后侧,曹军上下顿时意气升腾。就连对周瑜留心关注的曹操,似乎也在那一刻觉得周瑜也不过是凑巧成名罢了,怕是没有像是传言之中的那么厉害!

    但是接下来的演变,却是让曹操吓了一跳。

    周瑜的兵卒只是略略后退,然后不知不觉当中就将阵型展开,略微稳一点了脚跟之后,就立刻就发动了凶狠的反击!仿佛刚才的小败后退,就像是他们的预料之中的事情一样,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战斗力,这样的反击,犀利且突然,差点就将曹军的阵列反而冲乱!

    任何成名将领,都有一些杀手锏的,周瑜跟在孙策身边那么久,自然也不可能是到了现在手下依旧是稀烂的兵卒。而江东兵最顶层的兵卒展现出来的实力,甚至使得曹操不得不派出了青州兵,才算是稳住了前线的局势,同时也在侧翼做出了包抄的样子来,才将周瑜的兵卒扯开了一些,将这一波意料之外的凶狠反击击退。

    然而,周瑜的兵卒并没有因为被打断了节奏就出现混乱,而是缓缓退下,依靠在弓箭手的保护之下,再一次的收拢和整理队列,随时准备再度出击!

    周瑜远道而来,虽然部队兵卒经过调整,但是毕竟不是机器,多少还是有些损耗的,而相对而言,曹操在这里驻扎,因此体力上面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所以若是当下即便是战平,都意味着曹操的脸皮被周瑜刮下来了一层。

    所以曹操更不可能就这样退却。

    在曹操眼中,这些江东兵根本不符合自己的审美,又矮又矬又黑,一点都没有关羽欧巴的风貌……呃,串台了,但是大概差不多就是这样,毕竟江东人和关西大汉,身形上还是有不少差距的,但是就是这样矮壮且结实的江东兵,像一块块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冷兵器战斗,对于任何人来说,每一次的搏杀,都是体力上的巨大消耗,再加上兵刃和铠甲,还有可能在搏斗当中受伤流血,所以,兵卒的士气和意志力,便是十分的关键。

    正面的这些江东着甲战士,一次次的冲过来,身上重甲,已在战斗当中被刺砍得有些残破,甚至还有的挂上了箭镞,带伤的也有不少,但是这些江东着甲的兵卒,就像是完全不知道疲倦似的,即便是被杀退,也就是稍稍喘息一刻,接着又再度卷上,一次杀得比一次深,誓要将曹操的阵线突破,然后冲入江夏之中!

    曹操看得都不由得眼角突突乱跳!

    当然,曹操军中的青州兵也不是吃素的,作为曹军的中坚地面力量,他们保持着整齐的阵列,高高飘扬的战旗在其头上招展,长枪,大盾,长戟,战刀,身上更是全身的盔甲,将这些江东兵挡在了脚下!

    每一次冲击,血色就蔓延几分,双方阵列的那条线上,战死的尸首已经是到处都是。曹军青州兵丝毫都没有顾忌的在战斗间隙将尸首就直接堆放起来作为护墙,而周瑜的兵卒则是面无惧色的用刀枪,甚至用身躯直接再将其撞倒!

    曹操皱着眉头抬头看了看天色。

    现在天光正好,秋高气爽,不是太冷,也不会热,正是可以将人类自相残杀的本领发挥到极致的好时节。

    周瑜周公瑾想要干什么?

    这一上来就摆明这日子宝宝不想过了,今天就破罐子破摔,大家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究竟是在表示着什么?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