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古朴铜镜-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10-02 10:33 标签: 没有 簌簌 古朴 铜镜 天空
簌簌的雪从天空落下,米粒儿大小,没有书上形容的雪白,带了点灰浅的滞霾。 五环路的一条小巷子,有家开了十几

  簌簌的雪从天空落下,米粒儿大小没有书上形容的雪白,带了点灰浅的滞霾。

  五环路的一条小巷子,有家开了十几年的包子店,平日里生意不错,因今儿这天气人也跟着少了些。厚重的帘子被掀开,回落带起了响声,一个约有一米七八的青年走了进来。

  青年约莫二十三四,穿了双深咖啡色的休闲皮鞋,驼色长裤,黑色的风衣裹在身上显得有些单薄,一条格子围巾遮住了略尖的下巴。狭长的桃花眼向上挑,左边眼尾处长了颗黑痣,三七分的头发黑顺得像汤圆里流出的黑芝麻馅儿,过长的遮挡了一只眼睛.略为尖挺的鼻子下是张唇峰分明,带着病态苍白的薄唇。

  哟!七月来啦,还是照旧?老板听见响声儿抬头,见来人熟路的坐到了靠边的位置,手在围裙上擦擦便热络的招呼道。

  嗯。

  来啰~热乎的鲜肉包,不加糖的豆浆。不一会儿,老板就端着笼小笼包和豆浆放到了桌上。沾满白面儿的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钱揣兜儿里,呷呷嘴倒是想和七月唠上几句,但想到对方不爱说话的性子,又合上嘴忙自己的去了。

  诶,王妈,最近楼下半夜老是闹腾,你听到没?

  没,莫不是外面的声儿吧?小封那一对儿感情不挺好的吗。

  早分了!那女娃子听说精神失常给送医院了。估计小封又相了一个吧,不然大晚上怎么老听到吵吵嚷嚷的?

  现在的年青人也真是,唉!你还别说,我真很久没看到小封了,以往这时候早该看到他去上班儿了呀!

  谁说不是呢

  隔壁桌两老太太吃着东西在店里唠嗑儿,七月刚吃完早饭走到门口,就听到背后两人的话茬子又转到了他身上。七月这孩子长得俊是没话说儿,可那不爱搭理人的毛病真是要不得。哎,他来这儿住了也快十年了吧,那模样还真没怎么变,还像个刚出校的大学生

  店里的声音渐远,手中雪花融化后的清晰,明显能看到了掌面的断纹,似刀划的生命,衍生出了某条寓意的纹路。看来,是该离开这地方了呵了口气,看着白色的雾气在空中消散。七月正打算穿过巷道时突然侧了个身,避开了迎面撞来的男人的身体。

  男人面色慌张,头发凌乱,套了件土黄色的毛衣连外套都没穿。将个塑料袋捆得死死的东西扔进了垃圾堆,便紧紧地背贴着墙壁,拽得死紧地手上青筋冒起,眼睛像要瞪出来一样狠狠地盯着塑料袋,见没有任何动静,才跌跌撞撞地往回跑。

  人刚没入巷道,七月便走近了垃圾堆。过于苍白的手也不嫌脏,拨开垃圾便捡起刚才那男人扔的塑料袋。入手微沉,拆开一层一层裹得严实的袋子,发现是面露着光泽的古朴铜镜。望了眼已看不到人影的巷道,被头发遮住的阴影似窜过道流亮,提着塑料袋子的七月也跟着离开了巷道。

  下了几天雪的帝都终于消停,半弯月亮没有精神的挂在天上。空冷冷的巷道传来一个人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来人走到一幢八层高的老房子前,看了眼外围抽了几口烟,才顺着楼梯往下,走到地下室的租赁屋。越往下,越是能听到不清不明的说话声,连厚重的铁门,都似关不住那声音中透出的惊恐。

  别别过来!走开滚开!我,我不认识你,我没害你,你走开!走开!男人惊惧地背抵着墙壁,双手抱头卷在膝上,嘴里不停地神叨叨重复。瑟瑟发抖的身体佝团在惨白的白炽灯下,扎眼的土黄色毛衣对面,赫然正是白日里那丢在垃圾堆的古朴铜镜

  不足八个平方的地下室显得混乱,依稀还能看得出两个人生活的痕迹。昏昏闪闪的灯光下慢慢出现了一席粉色长袍,穿着双绣花布鞋,披散着的头发让人看不清脸孔,这时屋里突然传来噔-噔-噔-像是几个人慌忙走动的脚步声。女人慢腾腾拾起地上的铜镜走到桌边,自顾自地开始梳头,直到绾好的头发上插上根银簪,才阴测测地望着地上的人。惨白的双手脏污带着血迹,突然伸长便掐住了瘫在地上的人的脖子。

  这时,一个橙红的烟头突然飞出打在女人的手上,室内瞬间就响起一道刺耳尖砺啊你是谁!女鬼阴狠的眼神忽然浸蔓血色,恨恨地瞪着铁门方向。原本不太清晰的面孔,也渐渐显出了一半婴孩一半女人的模样。

  第十世,如果这世他还死在你手上,你们就真的永世不得超生了。小提琴样的男中音顺着推开的铁门灌入屋内,因为背光看不清来人面容。黑色的风衣裹住了倾长的身体,深咖啡色的皮鞋步入视线的同时,响起了铁门关上的声音。

  看完十世因果后给我个决定。来人对着女鬼的凶狠显得随意,说罢便甩手飞出样东西,贴在了刚被掐住脖子,此刻却没有了意识的人的额头。

  多管闲事!如沙砺磨出的尖锐带着愤怒,冲散开的长发后面刹时飞出许多白绫,半边女人脸半边婴孩面骇然扭曲,转眼就冲向了来人。

  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抬脚就踩在侧面刺来的白绫上,如网状的白绫渐渐围拢,黑色的身影却仍旧显得漫不经心。而那穿粉色长袍的女鬼,也似暂时忘了晕在地上的男人。

  耳边没有了女人和婴孩的厉笑,眼前一阵迷茫过后,黄色毛衣的男人便看到自已穿过了一个又一个混乱的场景。可不管哪个时代哪个场景,他都看到一个男人活不过二十一岁,而最后的下场也绝对是停在那面铜镜,和被那个女鬼掐死的画面。莫名的,他就是知道那个男人叫封梓聪,和刚满二十不久的自己,有着同样的名字。

  画面再次一变,清晰地停在了一幢漂亮的园林府邸前,封梓聪好不容易缓过脖颈间的窒息感,抬头,刹时脑袋如被硬物狠狠地撞上,眼里只剩下悬在门匾上刺眼的两个大字封府。这次他不仅能看到画面,还能听到声音,甚至可以跟着里面的封梓聪进出那幢飞檐廊雕的深宅大院。

  时间回到了清朝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后,英法联军又相继侵占了天津、北京。这是一个动乱而屈辱的年代,全满洲上下都笼罩着一层看不见地愁云惨雾。苏州元和县封府,是十里乡外都知道的官宦大户。老太爷封延乔早年在京供职于翰林院,儿子封德禄隶属于二广总督叶名琛下十一阶骑尉,真真是好不风光。可惜好景不长,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封德禄死在了广州,老太爷遽闻噩耗之下也中风从京里退了下来。

  封府,方正宽敞的堂屋透着一股子儒雅,一位五十几岁的妇人衣着华贵,仪态端庄的坐在上位与一少年说着话。少年梳着发辫,绺尾绑着玉坠儿,穿了件白色缎质长袍,给人的感觉异常干净、舒爽。

  梓聪,今次乡试如何?老夫人捻着佛珠,半眯了眼看着面前的少年。

  回太太话,应能取中。

  好好!真是太太的乖孙儿。自你达达病退,爹娘离世,这封府也越发冷清了。这府里要是再不出个人,朝里怕是真没人记得住了。走,先陪太太去看看你达达,再和太太好好说道说道今次大比。

  是,孙儿定会竭尽所能,不负太太所望。太太您小心,孙儿扶您。说罢封梓聪扶起老夫人,穿过院落往祖父的卧室走去。

  好不容易见完太太回到自个屋,封梓聪不由得卸下全身力气趴在床上小歇,却被胸前一硬物硌得生疼,皱眉翻起了身。伸手入怀摸出,见是枚式样清雅的银簪,才懊恼地一拍脑袋急忙起身出门。

  封府北边有处小园子,位置有些偏,这是老夫人专门划分来培育兰草的地方。园子有些阴暗,一个翠绿色的身影忙碌又小心的托着一盆墨兰放到旁边的木盆。木盆里装的是沉了二个时辰的山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将浸了水的兰盆小心的端起放在一边。正准备拭干边缘水渍放上底座,却被突来的一双干燥柔软捂住了双眼。

  少爷!您又戏弄青环了,要是这盆绿墨有个好歹,看我理不理你。青环扯下捂在眼上的手,佯装生气的脸上带了三分喜色。

  别别,我的好青环,你要是不理我,那我不伤心死!

最吓人短篇鬼故事  怎生又把死字挂在嘴边,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

  你理我不就没事了吗。呵呵!说着封梓聪快速的在青环脸上偷了个香。

  你你,小心让人看见!青环捂着被亲的脸道。白嫩的脸颊浮现两抹红晕,美得如阳光下的山红,似水流动的杏眼带了几分女儿的娇羞,和怕让人看见的紧张。

  兰园这么偏,能有什么人来。太太生怕她的宝贝兰草有个好歹,连我都不许过来,别说其它的下人了。看我一回府上就来找你,你就忍心这么对我。

  就你嘴贫,我不理你了。说着青环转过身,似真不打算再理封梓聪,摆弄起那株绿墨。

  我的好环儿,你就别生气了,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掰过青环的身子,从怀里摸出那枚银簪小心插上,见红霞染了她一脸,才如饮了蜜般稍解方才心里的沉闷。这时青环似小声的说了句什么,封梓聪的心里蓦然打了个突,手也僵在空中忘记了收回。

  青环,你你刚才说什么了?

  你我,我说我有了。一跺脚,青环转开身不好意思的跑开了两步。

  这突来的消息似在封梓聪心给小姑娘讲鬼故事短篇里劈了道闪电,里外焦了个透!忽然就想起了方才太太对他说的话。

  梓聪,你你不高兴吗?久久没听到回声,青环转过身问得不肯定,眼里已隐隐蓄上了水光,无助的望着封梓聪。

  喔,没,没,你想多了,我是太高兴了。瞧你,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哭上了。别哭了,再哭我的青环可就不漂亮了。封梓聪似征愣后回过神,走前几步轻柔地抹去青环脸上的眼泪。

  你可吓到我了。看你,方才来得急,这会儿吹了风连冷汗都出来了,小心别染了风寒。青环说罢抽出手绢,仔细地为封梓聪擦脸。

  绢帕带着的兰香依然让封梓聪觉得沁脾,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着心乱得慌。连他最后怎么回的住处,都完全没了印象。脑子里只反反复复响着太太那些话:聪儿啊,趁你这次秋闱,太太也为你求了门亲事,是正白旗何齐拉氏的多罗格格,血统可是比太太都高。性子虽说骄纵了些,但对你日后的仕途帮助决然不少。这还是看在你达达众多门生和太太的身份上,多罗贝勒才勉强应承,只待放榜后你取得好成绩便可差人下聘。等你三年孝期一满,太太就为你们俩完婚

  将手覆在脸上,封梓聪有那么一刻希望自己落榜。可正如太太对他的信任一样,从小到大,他最不让人操心的便是学业。此次大比,就算不能夺个解元,举人是怎么都会取中的,可青环又要怎么办?

  时间转眼便到九月中旬。这天,封府上下热闹欢腾,只因鹿鸣宴的帖子到了。封家少爷封梓聪果然及第,居然夺了个头名解元,这可真真是扬名万里羡他人了。老夫人一早便去了山上告祖,也差人正式向何齐拉氏下了聘。

  听到这消息封梓聪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多年寒暑有了回报,忧的是青环肚子一天天变大,怕是再也盖不住了。祖父封延乔这一生只娶了太太固山格格一人,这也是封家家大业大,人丁却不怎么兴旺的原因。多罗格格是多罗贝勒的长女,又怎会允许他纳妾。何况人还没进门就失了长子长女的位置,贝勒爷的面子不允许,恐怕多罗格格那骄纵的性子,也不会允许。

  乍闻信讯的青环也喜上眉梢,可随后而来封梓聪与多罗格格的联姻,却让她脸色煞白地瘫坐在了地上。六神无主的找上封梓聪,好歹为了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央着封梓聪答应了翌日俩人夜半出走。

  清亮的月亮升了空,掩了半边脸,静悄悄地看着封家大宅即将发生的一切。

  封梓聪在屋里来回的走,几次拿起包袱走到门口,又倒回来颓然的坐在桌边。桌上的烛泪淌了一滩,终放不下心的想去青环屋里看看。他,还是下不了决心离开

  青环在屋里焦急地等着封梓聪,明显突起的肚子已短篇鬼故事无广告让她偏别了往日的纤细,水嫩柔美的脸庞却更胜从前,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越发苍白。突然,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青环惊恐地望着从门外进来的一行人。

  老老夫人咚的一声跪在地上,青环顾不得疼痛,打着颤地望着来人。

  这身子怕也有四个月了吧。一直以来我都睁只眼闭只眼的由着你们往来,想着若是求不得何齐拉氏这门婚事,倒也不妨让聪儿纳你为妾。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教唆聪儿和你私奔。老夫人坐在椅上捻着佛珠,平日显得高贵的神态此刻被烛光晃得阴暗不明。

  老夫人开恩,老夫人开恩,求您看在曾孙的份上,原谅奴婢一时糊涂,求老夫人开恩不停叩着头的额头刹时便红了大遍,可青环顾不得,只求老夫人能看在未出世的孩子面上饶过她这回。

  行了。老夫人摆手:聪儿的性子我比他自己还了解,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跨出这封家大门。也多亏祖上积德,聪儿这次能高中解元,多罗贝勒才一口应下这门婚事。你也不要怨,做为女人本就该为夫家的前程着想。毕竟我固山格格未来的孙媳妇,是这大清朝的多罗格格。凭你的身份与聪儿处了那么久,也该知足了。三儿!

  主子。

  我乏了,你处理了吧。别让这府上传些不三不四的闲言碎语出来。老夫人说完便由着下人扶出了门。

  是。老夫人前脚刚跨出门,随即就有三个人围住了青环。

  老夫人老夫人饶命啊!这孩子可是你的亲曾孙啊呜,老夫人!你们滚开!滚开!啊青环双脚使劲的蹬着,双手也不停地往脖子上抓。不甘心!不甘心啊!她知道自己身份配不上梓聪,可她不求能当他的妻、他的妾,只求能在他身边看着他们的孩儿成人就行。可为什么,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青环越发不能呼吸的嘴张得大大地,糊满了眼泪的脸渐渐变得青紫。忽然,似感应到什么一样地盯着扫落在地上的铜镜铜镜里,青环穿着封梓聪最爱的粉色长袍,头上的银簪掉在一旁,鼓瞪着的眼睛盯着铜镜中的一个角落,惨白的嘴唇不甘地无声开合救,我,救,我们的,孩子

  如兰草叶般修长的手指终是无力地垂在了地上,随后走出的三人打翻了桌上的烛台,大火片刻便焚舔了那余留满目怨恨的悲怆,院子里的兰香却随着这火焰越发浓郁。

  封梓聪跑到瘫傻在屋檐角落的人面前,发了疯一样的打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手脚落空,大火烧净了一切。

  呜救她!救她啊!救救我们的孩子!救我们的孩子啊青环青环!碜人的白炽灯下突然传来封梓聪地嘶吼,是那样的悲怆,那样的无力与钝痛,像把锉刀扎进人心里。

  粉色长袍的女鬼似被声音所惊,不明所以地转向声处。青环青环,这个名字怎么会耳熟是在哪里听过呢?缚住身上的金线越来越痛,女鬼没空再想其它,忍不住发出女人与婴孩尖利地尖嘶放开我!放开我!

  求你!求你放过她!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青环她是无辜的!无辜的封梓聪哭着爬到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面前,扯着他的裤腿哀求道。

  哪怕她要你的命?悦耳的男中音再次响起,无情地问着面前的人。

  是!哪怕她要我的命,也是我欠她们母子的。求你放过她,呜我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封梓聪癫魇一样呜咽,似用头撞着地板来缓解心里的钝痛。

  听到封梓聪的回答男人抬起头,黑色的头发在白炽灯下泛着幽光,格子围巾遮住了略尖的下巴。病态而苍白的手在空中随手一抓,便捏拿出张火红符纸迅速双掌合十,符纸立马焚燃为了齑粉,躺在那深刻的断掌上。这时,不知哪来的道风吹起那人挡在额前的碎发,露出了只流水光溢的金色眼瞳,合着左边的黑眼黑痣,显得邪魅异常。

  女鬼感觉困住身体的金线有些松动,猛的加大力气挣开便往外冲。啊!的一声尖叫传来,被墙上禁制力道反弹在地的女鬼身体发出嗞嗞的炸烫响。

  你跑不出去的。没有再理地上的封梓聪,飞快的身形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立在了女鬼身前,手中的红色粉末被凌空画成了符纹一掌拍在女鬼的脸上,如有实质的从面上浸了下去,一道凄厉的哭啼声随即从女鬼口中发出。沉静的男中音适时轻叫了声青环,女鬼便由内而外荡出道红光,便像没了意识一样不再动弹。

  青环!青环封梓聪边喊边跌撞着扑到女鬼身前。

   多久,有多久没有听到青环了,连她都忘了这是自己的名字。杀了封梓聪九世,每次都在他二十一岁之前,只因他那年娶的多罗格格。她怨,狗忤鞔细核蓿薹忤鞔暇寡壅稣隹醋潘堑暮⒍缓Α?稍俣嗟脑购匏裁煌俏羧盏那榉荩皇撬僖舶涣肆耍夥兹诺氖兰湟裁挥辛怂梢粤羯淼牡胤健E员咄焕吹囊凰执蚨狭怂乃夹鳎用挥惺堤宓纳硖宕┝斯ァG嗷诽а郏扪缘赝琶媲暗娜恕

  对不起,对不起青环,我知道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我想起了,我想起了这十世的所有!是我不是人!是我辜了你们母子,是我!你要怎么做我都毫无怨言,如果你要这条命,那就拿去吧!封梓聪每说一句就狠扇自己一个巴掌,最后闭着眼将脖子伸到了青环面前。

  青环望着眼前的人抬起手最终,还是颓然的耷搭了下来。晶莹的眼泪顺着面庞落下,滴儿!的一声落进了个小巧的圆柱形玻璃瓶里。玻璃瓶装了有三分之一的液体,一半红色,一半透明,没有任何分隔,却没有半点混淆的痕学生宿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迹。

  如果你希望她们母子永世不得超生,那你可以这样做。将玻璃瓶子收回,如古井般深黑的左眼看着这一人一鬼,眼尾的黑痣妖邪得泫然欲落。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她们母子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见青环一副不再言语的模样,封梓聪问得急切。

  她杀了你九世,那未出世的婴孩早已变成了厉鬼血婴,我只是暂时将它困在了青环的身体内,刚才与我斗法的就是那婴孩。如果这世你再被她所杀,天道便锁定了她们,至此之后再无轮回可能,而且而且弑父十世引来的天谴,又岂是区区一个血婴冤鬼能抵挡的。

  恩人,求

  七月。

  七月?见话被打断,封梓聪试着叫了对面那人的名字,见他没有回话,又急切补充说道:要怎样才能救她们母子?只要我有的你要什么都可以,只求你能救救她们。

  人之心,鬼之情。刚才她落下的那滴泪便是鬼之情,至于人之心看了眼已没有了意识,却一直轻轻抚摸着自己肚子的青环,七月没再接着往下说。果然受戾气影响太深了啊。双手迅速结了个佛印打在铜镜上,青环便嗖然化作道清烟钻进了铜镜。

  七月!你这是人之心,人之心是什么?哪怕你真要我的心也行!只要能救她们母子弥补我的罪过,你要什么都可以。

  望了眼封梓聪一副作死的表情,痣上的眉毛轻轻挑了挑,无言地在对方手上挤出一滴鲜血,装进玻璃子瓶后便离开了地下室。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该怎么办?封梓聪起身正想追去,便觉脑中传来七月的声音:把铜镜和你额头上的桃花瓣埋在她被害的地方就行,天气正气和铜镜上加持的佛咒会化去她一身戾气,等时候到了自会有契机转生。花瓣能让你暂时保留这十世的记忆,直到送她回该回的地方

  捡起地上光泽古朴的铜镜,封梓聪静静看着躺在手上饱满而红艳的花瓣。这一刻,他分不清了,他究竟是那封家大宅的少爷,还是在北京城生活的一个普通人。只是手中冰冷的铜镜提醒着他,必须将那曾经至爱的女子送回满似烟雨,兰草芬芳的地方

推荐阅读

  • 百度新闻 永康新闻网 永康新闻网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永康新闻网 句子 贵金属 en2 en3 故事大全 en1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百度网址大全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百度新闻 故事大全 永康新闻网 永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