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_ 第六百四十二章 你需要冷静-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22 12:29 标签: 笔趣
甜出银河系小说咎由自娶:鲜妻每天想退婚 第六百四十二章 你需要冷静在线阅读。
    陆墨沉冷声打断了伊瀚洋的话,这个时候,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他想要自己出去喘气,现在的这个情况更是将他折磨的喘不过气来,的确,伊瀚洋是猜对了,的确如此,自己是早就已经猜到了一切,不想承认,但是却被遗憾直接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自然又是别样的情绪。



    陆墨沉的眼睛里的情绪在伊瀚洋看来是已经深沉到了极点,更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就这样发生了,他其实知道这个时候他内心的情绪,甚至有些后悔。



    陆墨沉更是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可以发现这个时候他周身的气场都已经低了几个度,眸色里面更是发现早就已经露出了愤怒。



    伊瀚洋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来到病房里面,便看见陆锦这个时候靠在病床上面,张望着门口,看到自己来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回来了?陆总怎么说?”



    陆锦有些急切的问道陆墨沉,看到伊瀚洋的面色有些别扭,便又立马说道:“是我求着他去帮你们一下,我知道莫珊珊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希望你们不要多想,他人还是不错的,你们别对他有偏见。”



    陆锦小声,并且是足够小心翼翼的解释着这一切,看向伊瀚洋眼眸里的时候更是可以发现这个时候她的担忧。



    “好,我知道的,我们对陆墨沉没有什么偏见,也不会有的,今天是他救了我们一命,我们自然是不会忘记他的大恩大德的,所以希望你也不要多想。”



    伊瀚洋拍了拍陆锦的肩膀,声音里有些安慰之意,看到陆锦松了一口气之后,伊瀚洋还是有些介意的,那是自己喜欢的人,但是却是在关心着别的男人,换做是谁,其实内心都不会好受的。



    “瀚洋,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先回去了,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陆锦这是在让他赶快离开这里了,原来在她的眼中,和自己说这么多的话,无非就是因为替陆墨沉解释,看来,虽然只是短短的那么几天,她对陆墨沉的感情,也不一般了。



    “所以说,你这样盼着我过来,要和我说这么多的话,无非就是因为陆墨沉,是不是这样?”



    这一切无非是让他有些愤怒的,自己心爱的女人,却要在他的面前提起别的男人,甚至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在乎自己的情绪一说,怎么可能会让他继续这样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因为觉得你们之间其实可以好好说话的,何必要闹得这么僵硬,他人并不坏,甚至对人也很真诚,你没有必要这样多想的。”



    可是陆锦一开口,就是在帮着陆墨沉解释,就算自己的心里面有多么想要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现在也只不过是想要作罢了,甚至还有自己心中翻滚起来的无限的怒意。



    “他对你来说,就是这样的重要吗?!”



    声音陡然提高,甚至是带着质问的看着陆锦,眸色里面的不快更是刺痛了陆锦的心,无非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怀疑她罢了。



    “你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是在质问我吗?那我就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样说话,以什么身份,对我这样说话?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可笑吗?安沾沾出了意外是找我,现在连我的上司你都要过问了吗?你不觉得自己是管得太宽了吗?你以为你是谁?这样和我说话?”



    陆锦的脖子还是被固定着,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动作更是有些僵硬,但是眼底的愤怒却是似燃烧着的火焰,似乎要将面前的人吞噬一般。



    “陆锦,你先不要激动,这样对身体不好,我不干涉你了,你别这样,就当我刚才说的都是废话,可以吗?你这样对你的病情不好恢复的。”



    伊瀚洋看着陆锦刚才微微动了一下脖子的时候,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便是猜到了这时候她应该是牵扯到了自己的脖子,才会如此的。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更加不需要你在这个时候假惺惺的好像是在关心我的样子,你难道忘记我是怎么样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吗?你还好意思说出口这些话,不觉得十分的可笑吗?!”



    陆锦一生气的时候,说话的时候就会格外的难听,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面露出来的神情,更是想要让人立马离开,更加不想要和她多说一句话。



    可是,伊瀚洋也是知道,陆锦现在的情况,其实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所以便之后深深的忍下了。



    “小锦,我知道你现在生我的气,但是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好,我可以陆墨沉好好的,也会和他好好相处,不过你确实要在这个时候足够的听话,和照顾好你的身体,不然的话,你又要如何去找他?”



    伊瀚洋别无他法,自然是只能够在这个时候退步了,总而言之,对于陆锦他早就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不管如何,自己的内心就是这样被他控制住的,甚至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冷漠或者是别的情趣,都是自己假装出来的,为的就是希望可以让陆锦可以放下一切,甚至是可以直视自己。



    可是,她似乎不愿意原谅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所以现在自己所有一切的做法,在他的眼里都只是一个笑话,和虚假甚至是虚伪的姿态罢了。



    他足够了解陆锦,更是知道她这个人心思有多么的敏感,自己这样做,收到这样的情绪,无非是因为自己之前就已经惹到了她了。



    难免眸色里面有些烦躁。



    “好,你说的我可以做到,但是你要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养病,不要再继续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了,知道吗?”



    伊瀚洋很关心陆锦的身体,陆锦就算是再怎么愚钝,都知道伊瀚洋对于自己的感情,但是她不可以理解的是,为什么伊瀚洋要和莫珊珊订婚,甚至在这个时候羞辱自己,更是怀疑自己对安沾沾动手,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面就是那种精于算计的人吗?



    所有,这个时候她不能够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更加不可以让自己不在乎这一些。



    “那也是我的事情,我不去干预你的事情,甚至也不去过问,那么我希望你也不要来干预我的,知道了吗?!”



    陆锦说出的话还是好像是火药一般,看在伊瀚洋的眼里更是觉得无奈,以前的时候,陆锦便是这样,从来都不肯退步,她似乎自己的心里面有着一杆秤,目的是什么?也只有她自己是知道的,别的人似乎是永远都不能够干涉一般。



    “你非要这样吗?我已经愿意将所有的事情都和你说了,自然是不希望你继续这样的斤斤计较了,你为何非要那样,好像我欠你什么一样!”



    伊瀚洋说出的这些话,无非是触动陆锦心里的一个爆发点,神色里面更是可以看见其中的怒意:“我早就说过了,我怎么样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干涉我,更是不想要听见这个时候你对我的指责,你以为你是谁?有资格对我这样做吗?简直是可笑至极!”



    陆锦说话的时候,也是一个不会考虑别人的人,所以这个时候难免让彼此之间生了嫌隙。



    “陆锦,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



    伊瀚洋不堪这样的情绪,便想要站起身来离开,但是却被陆锦喊住了:“伊瀚洋,我就是想要问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明明答应过我,说要娶我的,到最后呢?你都和我求婚了,为什么最后要选择和莫珊珊订婚?是因为家族的利益?还是说你对我所做的一切知识在耍我?”



    陆锦就是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她不能够接受这样的原因,她是将所有的情绪甚至是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伊瀚洋的身上的,但是呢?现在换来的却是他对自己的嫌弃,甚至是背叛,更或者是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我有我的苦衷,现在还不可以告诉你,如果我有机会的,一定会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高速你的,希望你可以等下去,可以吗?!”



    伊瀚洋这是语气都已经是放软了,目的就是希望这个时候希望自己得到陆锦的理解,可是呢?所有的一切都似乎不被理解的。



    陆锦摇头:“既然有些事情已经有了你的想法,甚至是你已经知道应该要如何去做,那么你又何必非要别人来理解你呢?更何况,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希望你可以在这个时候来理解我,自然我也从来没有打算要去了解你的一切,不过希望你可以好自为之,罢了。”



    陆锦说话的时候又是格外的让人感觉到愤怒,似乎将一切都不放在心上,那个样子,似乎对一切都不在乎,自然是要引起伊瀚洋的愤怒。



    “陆锦,原来在你的眼里,我伊瀚洋就是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你喜欢,是不是这样?还是说,你从来都不肯给我一个机会?你不够相信我!”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