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逆锋摘星_ 第50章 还酒账-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22 12:23 标签: 笔趣阁 逆锋摘星 第50章 还酒账
九月泪小说逆锋摘星 第50章 还酒账在线阅读。
    “唉..有些人孤陋寡闻,除了羡慕嫉妒恨,还知道什么?这叫基础符文,属于器道修真一路。”

    张蛮得瑟地笑着,又转脸真诚:“你可千万不能乱说戚师姐的!她算起来是我的师傅了,属于高级符文师,就是修炼斗气的修为实力,和武境六重大圆满斗士比也是只强不弱。戚师姐若再进一步,成为了一名灵器师,那就是和道境一重斗师比肩的大能了!”

    “呃...这么厉害!”

    冷锋这才真诚道:“兄弟,这条路走得对!可要努力啊,有一日也成了一个高级灵器师,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啰!”

    张蛮腼腆地笑了笑,面色有些难为情,说道:“我算是个才入门的学徒,最初级的符文师也算不上,不像你都已经勘破凡胎,成为了一名大斗士!”

    冷锋连忙给他打气:“只要努力,总会有机遇存在,我相信你!”

    突然,冷锋想起了什么,说道: “张蛮,那“七伤屠魔拳”是个害人害己的术法,不能继续再练了。”

    “呃...戚师姐也是这么说的,你竟然也懂得这些,难怪修为突飞猛进的!”

    张蛮道:“戚师姐说,“七伤拳”让我脉相受损,再走修炼斗气一路,前途凶险曲折,只能放弃了。修习符咒之术,是以魂念力精进为重,因此影响不大,不过...你现在已凝聚斗气,想来那拳法对你是无大碍的。”

    “唔...”

    冷锋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声,也不好将自己的遭遇境况说破了。

    正在这时,前厅里传来乱哄哄的声音,很是噪杂,冷锋连忙问:“前面,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张蛮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这两天来了几个混混连续在酒店洒泼,有些烦人罢了!”

    冷锋不解地问:“竟然还有人敢在这酒店闹事?不怕戚姐姐直接将他们修理了!”

    “这些家伙进店不打不闹,就是每人占着一张桌子,点少量的卤菜慢慢磨蹭,是要影响酒店市容。这些街头泼皮,如耗子一般无孔不入,难缠得紧!是受人指使前来捣蛋的。戚师姐自持身份,怎么好对几个混混出手,还让我忍着别生事。因此,他们就越闹越带劲了!”

    “是谁...还敢和戚姐姐过不去?”

    张蛮道:“西街“血斩佣兵团”二头领马威,是一个武境六重之大斗士,觊觎戚师姐的美色已久,来过几次都吃了闭门羹。他也不敢明里讲狠,就使出如此下作的勾当。”

    “嗯...”

    冷锋哼了一声,不再多言,抬脚就朝前厅走去。

    来到酒店大厅,只见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杀马特”样的打扮,各据一张桌子,手里捏着碗口敲击不停。说话声、大笑声、谩骂声充斥了整个酒馆里。

    “一笑万人媚”戚娇娇却是面色不恼,笑盈盈地站在柜台里,对几个家伙似若无物。

    冷锋看到这一切,怒气顿生,伸手在柜台上一拍,厉声喝道:“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少明明已将酒店包下,怎么还放了其他人进来?”

    “你...要做什么?”

    戚娇娇见冷锋突然发怒,有心要看他怎么做,莞尔一笑,随口问了一句。

    “好酒好肉下了肚,本少岂能白吃,自然是来付酒账的!”

    冷锋如此说着,倏然转身,“砰”的一拳头砸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冷声喝道:“这张桌子本少早已订了,滚出去!”

    桌前坐着一个壮实的少年,看见冷锋突然针对自己,脸色“刷”的变得难看,恼怒中粗壮的胳膊在酒桌上一扫,在酒杯、盘子粉碎的刺耳声音中,站起身来吼道:“哪里来的小乞丐,敢在我“龙虎会”兄弟面前撒野,不要命了吗?”

    旋即,另两个家伙也起身围了上来。

    冷锋也懒得和他们理论,身体如闪电般冲出,举拳直捣,将那吼着的家伙直接砸飞出去,伴随着“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声,摔出了酒店大门。

    另两个泼皮这才知道碰到了硬茬子,仓皇后退中,也没躲过冷锋左右开弓的巴掌,“啪啪”的耳光声中,被他一手一个拎起,走到酒店大门前,直接扔在了大街之上。

    此刻,从后院赶来的张蛮看见冷锋悍然出手,也不顾戚师姐的眼神制止,紧跟而上。又想了想,回身摸了一块板砖藏在背后,挤出一脸的苦笑,跟着冷锋走出了酒店大门。

    便在这时,从街道的几处角落,迅速冲出来七八个泼皮,各拎刀棍铁锤,一个个气势汹汹。带头的家伙,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十六七岁的少年,手里抓着一把两尺长的锋利片刀。

    “哪里来的臭乞丐,竟然敢打大爷的人,不想活了吗?”

    为首的家伙壮实得像一头牛犊,是一个武境一重之通脉三段斗士,带着的几个喽啰都是才入境的初段斗士。几个家伙望着酒店檐下站在的冷锋,看见是个十三四岁的单薄少年,也没在意他的修为实力,凶狠狠地叫嚣不停。

    酒店门口,过往的行人全都四散避开,谁也不愿意招惹这些街头的小混混。

    在这恶人谷大街上,没什么道理可讲,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流氓就像狗皮膏药一样,一般都还有大宗门背后撑腰,一旦被他们黏上,不死也得脱一层皮的。

    冷锋望着这群嚣张地家伙,冷冷一笑:“此酒店今天被本少今天包下了,管你阿猫阿狗,谁敢来扫小爷的兴,一律照打不误!”

    “哈哈哈...都说我龙爷狂妄,今天还碰到了一个更狂的小子!在这南大街上混,连本大爷都不识得,是不是嫌死得太慢了!”

    冷锋一脸漠然,摇摇头:“你是这条大街的扛把子吗?小爷办个筵席还要请示你?”

    那家伙一脸倨傲,大咧咧地嚷道:“本大爷,南大街“龙虎会”掌门老大———娄飞龙!识相的快快过来磕头谢罪,否则,“龙虎会”灭了你家满门!”

    话语刚落,冷锋顿时怒火中烧,双眸射出两条寒光,咬牙切道:“你今天...得死!”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灭门之言,正是冷锋的逆鳞,岂能任人当面提起!

    “嗷...”

    狂怒之中,冷锋一声兽吼,抬手一掌击出,一道冰魄银刃划出闪亮的白弧,对着那家伙面门直拍而去。

    “哎呀...”

    娄飞龙惊呼一声,急忙矮身躲避,脑袋顶门瞬即一凉,被袭来的冰刃斗力将顶门发髻削得光光,激荡的气浪余力不竭,将这家伙又直接掀翻在地。

    娄飞龙自从纠合几十个小地痞成立了“龙虎会”,在这南大街无恶不作,已经有了一定名号,就连北街的“野狐帮”,都时常给他们送来资助。因此雄心勃勃,一心想在这恶人谷闯出一番名堂,甚至有一天能够和独目枭崔三爷平起平坐。

    想不到流年不利,今日碰上了硬茬子,眼前少年的修为实力,明显高于自己一截。

    但是,要在这恶人谷大街上混出头,就得有“死猪不怕滚水烫”的赖皮劲!

    老子一人不是你对手,七八个一起上,还不能拿下你?

    这家伙顾不得一脸的狼狈,爬起身来,凶狠狠地喊道:“苟富、苟贵、李大嘴,你们几个是死人吗?还不给老子冲上去,乱刀砍死这个家伙!”

    打群架,本是这些混混的拿手好戏!

    三个泼皮眼见冷锋修为不低,本已心存畏惧,但娄飞龙发话了,怎么敢畏缩?相互眼色一递,各自举着棍棒、短刀,“噔噔噔”冲了上来。

    .....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