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醉饮江山_ 第四十九章 背后鬼-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22 11:26 标签: 笔趣阁 醉饮江山
烦局神游小说醉饮江山 第四十九章 背后鬼在线阅读。
    当今世上,见识过清影刀法而仍然活着的,不会超过十个人。

    即便是这十个人,其中大多都已是垂暮的老者,甚至已然老到了连动一下眼皮子都费劲的地步。

    这种事情赵无安从未听说过,是别人刚刚告诉他的。

    架在脖子上的那把刀其实很快就拿了下来,然而几步之外的杀气仍然凌厉,几乎逼得他喘不过气来。

    然而乍看之下,那里却空无一人。

    “所以,你算是个很幸运的人。此刻起,世上见识过清影刀法的人又多了一位。”

    说话的人站在大相国寺门口,与赵无安隔着近十丈的距离,声音却好似近在耳边。在他开口说话之前,赵无安甚至也没能看见他。

    那人亦已到了垂暮之年,须发雪白,脸上皱纹密布,穿了一件纯黑的袍子,身姿依旧挺拔。

    身处二者气机交相压迫之下,赵无安觉得自己连动一下手指都困难。

    即使在苗疆对上杜伤泉及五毒门主,或是在怀星阁顶与欧阳泽来相抗时,赵无安都没有体会过如此受制于人的感觉。

    虽然此前膝盖确实中了一枚暗器,身体中毒,可一路行来并无不适之感。

    如若此时身体的状况并非因为中毒,那么站在眼前的老人,境界极有可能已经高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站在门边的老人顿了顿,举起手道嘴边,咳嗽了两声。

    “然而,直到此时此刻,韩裁歌还未收起他那身傲人的清影刀法。也就是说,你的性命,仍悬于一线。”

    赵无安皱起眉头。

    “敢问前辈此来,意欲为何?”

    若是要杀他,早就可以动手了,不必拖延至此。

    而这两人——站在门口的无名老人和近到眼前却仍然不见踪影的韩裁歌,却迟迟没有动手。

    门边的老人竟是双手交握,向他遥遥一揖。

    “老夫名为容行沙,受天子之命,前来杀你。”

    他的声音苍老低沉,仿佛孤身叩问过千万里的荒野,一路吟啸徐行。

    听闻此言,赵无安的心凉了半截。

    这老人若真是来杀他的,那么自己简直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但吾心尚存一问。你面前的韩裁歌,心中亦有一问。你若能答出那两个问题,我们即便抗命,也不会轻易杀了你。”

    赵无安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通通直跳。

    “前辈请说。”

    “那么老夫先问吧。”容行沙思忖道,“你自称赵无安,与当年那位死在大宋边境的伽蓝安煦烈,有何关联?”

    赵无安怔了怔,心底不禁泛起一丝苦涩。苦笑道:“这叫晚辈如何回应。”

    容行沙紧张地注视着他。

    “晚辈,曾经是伽蓝安煦烈。”

    思考良久,赵无安如是说道。

    只见容行沙忽然颤抖起来,眸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那你如今……”

    “但很可惜,如今不是了。”赵无安抬起头来。

    容行沙一愣。

    “我曾经想成为他,想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实现理想。可他后来死在了契丹铁骑的刀下。死前,他让我为自己而活。”

    赵无安一字一句道:“可我敬他。士为知己者死,伽蓝给我性命,要我再为伽蓝付出这条命,也在所不辞。”

    容行沙怔了半晌,颤抖着闭上眼帘,眼角竟有泪水滑落,陷入干涸的眼纹中。

    “这么说,你果真不是他……”

    “伽蓝安煦烈已在关外死了,又怎可能死而复生?”赵无安的话带着淡淡的落寞,但仍是干脆利落。

    容行沙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一时闭着眼睛未有答话。

    反倒是那一直紧逼在赵无安面前的刀意,忽然间停顿了下来。

    下一瞬,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周身缠着黑色纱布、仅仅露出一双眼睛的瘦削刀客。眼窝深陷,神色枯槁。

    赵无安吃了一惊,下意识向后退去,才发现刀不知何时又架在了脖子上。

    “你……”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前的男人究竟是有何等的神通,掩住了自己的形体,还是在一瞬之间便能跨过数里距离,直接出现在敌人面前?

    无论哪种情况都太可怕了些,都绝对不是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我问,你答。我只问一次,你的回答,也只有是或不是。”

    瘦削刀客的声音沙哑,如关外孤傲的狼。

    赵无安强忍着恐惧点了点头。

    “你是洛剑七的徒弟?”刀客一字一句。

    赵无安低下头,思忖了一会,犹豫道:“也不能算是他的亲徒弟……”

    刀客眸中闪过一丝落寞之意。

    而后,他淡淡道:“既然如此,下黄泉去吧。”

    说得举重若轻。

    而后他手起刀落,黑色的身影一闪而逝,转眼便又消失在赵无安的视线中。

    残忍狠绝的杀意扑面而来,赵无安心头大骇。

    连对手的人都看不到,如何能够挡下这道犀利的刀锋!?

    但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赵无安心念一动,六柄飞剑一同出鞘,在周身形成一道对那刀客而言脆弱不堪的护体真气。

    毕竟,如果这真是清影刀法,那么此时在赵无安面前的,便是早在六十年前就已名动整座江湖的韩裁歌。

    二十年前的星夜他携刀而出,自此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为何现在会忽然出现在这大相国寺的门口,拦门不说,径直冲着赵无安杀了过来?

    正在赵无安心乱如麻之时,站在门边的容行沙忽然喊道:“背后!”

    背后?

    面前的杀气正涌聚如涛,仿佛下一刻就要将赵无安一口吞下。

    这时候去看背后,又有什么意义?

    疑问仅仅是从心头一闪而过。

    赵无安一瞬间就找到了答案。

    原来如此。

    捏成剑诀的手指即将抬起指向前方,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收回到了胸口。

    而悬在他周身的六把飞剑,也在那一刹那间转到身后,形成一道环状剑阵,紧紧守护住了赵无安的后背。

    咣当!

    刀锋与剑刃相交,擦出耀目的火光。

    赵无安趁势向前冲去,与身后的刀客拉开距离,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吼:“容行沙!你是何居心!”

    容行沙面色复杂。

    挡下韩裁歌一刀,赵无安并非就此放松,飞快转过身来,心驭六剑,严阵以待。

    所谓清影刀法,秘诀其实就是容行沙提醒的那两个字而已。

    背后。

    韩裁歌根本不会隐形也不会千里疾行,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黑色的衣着将自己伪装成影子,躲在对手的背后而已。

    境界越高,气机越是浩瀚如潮。一品高手的气机,往往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韩裁歌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汹涌气机尽数聚涌在敌人身前,自己却躲在敌人的背后。就算对方回头巡查,自己也能飞快躲闪。

    而一旦自己出刀,浩瀚的气机向对方扑面而去,真正致命的攻击却是来自背后。

    说得难听点,韩裁歌不过就是个精通雕虫小技的窃贼,善于将对方的注意力引向别处罢了。

    这位在几十年前就已扬名天下的刀客,不过是悬在背后的鬼。

    然而刀道诡道,韩裁歌的刀法虽然简单,却不可谓不诡秘。

    赵无安刚转过身不久,面前的黑影便再度一闪而逝,汹涌刀气扑面而来。

    依旧是如法炮制的进攻,眼前既然无人,那么韩裁歌究竟在哪里,自然是一想便知。

    赵无安口吐真言:“东流!”

    虞美人剑意解放,纷繁剑影环绕赵无安周身,六剑再度聚到背后,挡下韩裁歌一击。

    这一次,却又有一柄剑,破开剑幕而出,剑意刹那间解放,直至韩裁歌的眉心。

    凝望着这柄破开剑幕,直逼眉心的剑,周身缠绕黑色纱布的刀客,竟是怔愣了一下。

    已记不清隔了多少年,居然还能看见这样的剑。

    虽然不论气势还是威力,都比当年那人的剑锋要弱上不少,但仍可隐约看出当年那人的模样。

    若是假以时日,那样的剑锋,或许能再现江湖。

    已在阴影之中度过了二十余年的苍老刀客,竟在那一刹间,泪水溢出眼眶。

    这样的剑,这样的江湖,他亦是久违了。

    赵无安眸色凌厉。

    四十年前,吴九灏为李氏兄妹突入北境,一人独对数万铁骑,立地破九境,一剑夺去上将性命。

    吴九灏生性贪惰,本性却不坏。解晖北上前曾留有一言,若说李荆是人中枭雄,吴九灏则是那酒中枭雄。

    作为四十年前那座江湖之上最惊才绝艳的剑仙,吴九灏一身凛然剑意,凝为赵无安身侧这柄采桑子。

    “酒枭。”

    锋利无双的剑,指向了韩裁歌的眉心。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