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醉饮江山_ 第七章 驾长车踏破、贺阑珊缺-笔趣阁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1-02-13 13:34 标签: 笔趣阁 醉饮江山
烦局神游小说醉饮江山 第七章 驾长车踏破、贺阑珊缺在线阅读。
    十四年前,造叶国与大宋边境的荒野上,两个瘦小的影子奔跑着。手拉着手。

    跑在后头的女孩已经气喘吁吁,步子也迈不动,全靠男孩拖着,显然到了力竭的边缘。前面的男孩面色毅重,紧紧拉着她,另一只手按着腰间的胡刀,鼓励道:“再快些,跑到山脚就安全了。这里太开阔太危险,弓弩手很容易找到我们。”

    天边,太阳被厚重的阴云隔在后头,阴山下的大地一片朦胧。身后,尘土滚滚,是大军正在接近。

    “不行了,我跑不动了。”少女挣开少年的手,站在原地,双手按住膝盖,喘息连连。前头的少年也停了下来,看着她咬咬牙,蹲下身子:“我背你。”

    “不,那样一个都跑不掉。”少女抬起头来,忽然凑近,在少年脸颊上亲了一下,“胡不喜,你不准结婚。以后你还要娶我。”

    胡不喜愣了愣。

    马蹄声几乎已经到了耳畔。来的是大宋的军队还是造叶的军队?如果是大宋还好,会先把他们抓起来,查明正身之后再押赴刑场,如果是造叶国的,只怕会被当场砍成肉泥。

    造叶的男儿并非欺软怕硬之辈,确实一个个都是铁血男子。但是到了战场之上,他们也是无情的刀锋,不会因为对手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就手下留情。

    “好饿啊,娘总嫌我吃的多,可我觉得,还没怎么吃饱过呢。”少女直起身子,对着胡不喜嫣然一笑,“胡不喜,你以后要好好吃饭,要每一顿都吃的很饱。”

    胡不喜握刀的手在颤抖。他不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不愿意明白。

    一直都扭捏着不愿意承认自己感情的少年抬起眼睛,看着面前黝黑瘦小的女孩,她其实很清秀,只是日子过得太艰苦。胡不喜感觉到了自己握不住胡刀,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但面前少女的微笑让他的恐慌更深。他嘶哑着开口:“阑珊……”

    “要叫我贺、阑、珊,”贺阑珊一本正经地纠正,“这是我们的家乡。”

    她突然扭过身子,向着那一片飞扬的尘土跑了过去。

    马蹄声阵阵,战鼓雷雷。

    ————————————————

    你一定要每一顿都吃的很饱。

    胡不喜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肚子,抬头,望着午后的阳光发呆,很舒服似的,打了个饱嗝。

    身为两浙总捕头,他有很多手下,事实上即使他一年到头都坐在这院子里吃吃睡睡,整个六扇衙门也运转得起来。

    他身后,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代楼桑榆踮着脚悄声走进院子。易容和使毒,她练得都比哥哥只好不差,只有潜行这一点,她实在不像个苗疆人。当初赵无安都能发现她的踪迹,遑论是胡不喜。

    不过他对代楼桑榆很放心,知道这姑娘吃饱的时候向来没有害人的心思,也就放任代楼桑榆接近。代楼桑榆悄悄绕到他正面,光明正大出现在胡不喜面前了,依然悄悄地努力不发出声音,而后蹲下来,抬头看着瘫坐在躺椅里的胡不喜。

    胡不喜知道这姑娘向来话少,索性开口问道:“是老赵他怕我一个人想不开,让你来看看我?”

    代楼桑榆鼓着腮帮点点头。

    “我没事。”胡不喜故作轻松地舒了一口气,“老赵他就是爱瞎操心,俺老 胡这么多年了,什么风险没撞到过,哪次不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又有哪次出岔子了?倒是老赵,好像阴沟里翻了不少船吧!”

    代楼桑榆直白道:“死而复生,应该没遇到过。”

    胡不喜沉默。

    “而且还是初恋。”

    胡不喜脸一黑,挥挥手,把脸转过去背向代楼桑榆:“得了得了,就算长得像,声音像,年纪也对得上,我也不信那姑娘就是贺阑珊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乔溪就乔溪吧,也挺好听的,反正跟我没啥关系。我就是吃饱了坐这儿消食呢,你这倒霉孩子,快走开,去找你家老赵去。”

    代楼桑榆站起来,伸手去拉胡不喜。她力气不小,虽然肯定拉不动胡不喜,但胡不喜也不情愿就这么被代楼桑榆拼命拽着,不情不愿地,勉强站起了身。代楼桑榆认真道:“胡大哥,去查案。”

    “有老赵在,我还查什么案。”胡不喜一摊手。

    “你查案的时候,比较好看。乔溪,会喜欢。”代楼桑榆一脸认真。

    ——————————————

    胡不喜吃完消食的时候,赵无安正坐在两浙总捕头的椅子上,翻着胡不喜下属送来的卷帙浩繁的案宗。

    死掉的名为郑榕的白衣人,正是赵无安之前所怀疑的孤山上的一位雅士。这些所谓的风流名士,不慕钱财,但能在西湖孤山之上买得起房子的,又怎么会是穷酸人。根据两浙路经略安抚司送来的户籍记录显示,郑榕十年前来到杭州,出入烟花之地,极善画像,亦工小令,很能讨青楼女子喜欢,一来二去,手中作品在青楼里都能售卖上数十金的高价,四年前就在孤山上买了地皮,造起一间雅居,平日里焚香诵书其间,一副清流名士做派,仿佛那个出入烟花巷陌的风尘男子,并不是他。

    而来刺杀郑榕的凶手,被抓住关入大牢以后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原来郑榕早年与一位青楼女子颇有私情,后来虽然不了了之,但女子心中仍然记挂。凶手自言他辛苦打拼接近五载,才将那女子赎出青楼,二人结为连理,近来发觉妻子颇有异况,便偷偷跟踪,果然撞见妻子与郑榕私通。一气之下,挥刀砍了郑榕。

    衙役们后来找到那个所在竹林里头瑟瑟发抖的妇人,妇人居然还不忘拿手里的铜镜整一整妆容。问她些情况,只说是男人争风吃醋,刀剑相向,一介妇人,无力也无理由阻挡,只能苦苦等待结果。话说的狗屁不通,但倒是很合一个青楼妇人的性格。赵无安派人加以盯梢,就放妇人回去了。

    至于忽然冒出来的素衣女子,自称是叫乔溪,而郑榕是她的养父。郑榕去世后,乔溪虽然悲痛,却也配合着录了口供,自称并未亲眼看见有人行凶,出门时,就已经发现郑榕中了刀。郑榕这么个衣冠禽兽独身抚养着乔溪这么美丽的女子,邻居也几乎未曾见过她,难保不让人浮想联翩,即使是赵无安的正经性子,在这方面也怀疑不浅。

    更何况,这个叫做乔溪的陌生少女,长得像极了胡不喜的初恋,贺阑珊。

    十四年前造叶与大宋之间的战火正掀得如火如荼,赵无安幸运一些,胡不喜与贺阑珊则没这种好运,差一点儿就被造叶的军人当做间谍砍死在边境。胡不喜是靠着一把胡刀冲杀出来了,贺阑珊却为了保护他,自作主张冲向造叶军队而被杀。

    为这件事,胡不喜伤神了好一阵,那段时间赵无安不在他身边,也就无从得知他究竟是如何缓解过来。只知道从那以后,胡不喜就开始发胖,看上去倒一点儿也没伤心的样子。

    乔溪乔溪,在桥边捡到,桥下有条小溪。这名字起得还真是通俗易懂。

    郑榕的案子仍有许多疑点,但赵无安暂时没空去管这些,他埋头审阅着之前那宗连环暗杀悬案的卷宗。根据调查,被烧死的许棠离,祖上还曾经做到过千户,却没什么令人佩服的战功,只好当做是投机取巧升的官。庞海是个商人,祖上似乎曾在庆州贩卖粮食,发了笔国难财,庞海财滥无德,家中虽然娶了两房妻妾,仍然整日花天酒地,似乎也只有好色这一点比较深入人心。

    除此之外,庞海所在的温州,这一年夏潮来得很没气势,之前筑好的大坝几乎没用到,登坝观潮的人群也就十分失望,但终归还是人头攒动,庞海的尸体之所以能被发现,也是得益于此。据说当时庞海的身躯陷入海滩有接近一尺之深,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海潮冲上来的。

    但他肺中确实是海水,而且水质与温州附近的海域一致。

    把这两人的卷宗扔到一旁,赵无安翻开郭峰和邓磊的详细案宗。郭峰的案件疑点不多,一座城整日那么多货物出入,守城的官员不可能记住每个人的脸,也就自然找不到可疑的地方。倒是邓磊的突然下山让赵无安有些在意,看了看寺中方丈的供词,赵无安愣住了。

    邓磊下山时,说是要来杭州,拜访一番六和塔。

    郭峰的妻女也佐证,他最近忽然有些烦躁,不知为何,总是在动搬家的念头。

    赵无安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左翻右翻,却找不到想要的东西,着急之下,询问枯坐在一旁的押司:“施焕他不是杭州本地人吧?他在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来了杭州?”

    押司愣愣道:“他是两浙苏州人士,十年前才来苏州,之前一直在西宁做军伍的文书。来杭州兴许只是想游历西湖。这部分信息,还没归案。”

    赵无安猛然站起身子,把堂里昏昏欲睡的衙役们都吓了一跳。

    这时候,门口又冲进来一个年轻衙役,急急道:“胡捕头……不是,赵,赵……居士,我们在,在郑榕的房子里,发现了这些东西!”

    他把一个大麻袋拖入堂里,哗啦啦倒下来,众人只看见满地的铜镜。
推荐阅读

  • 武汉新闻网 百度好链 河北会计信息 棋牌游戏 贵金属 彩票频道 微雅金融网 原油 黄金 蓝精灵礼品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mv 韶关新闻网 深圳新闻网